<ol id="q8dnv"></ol>

      <tr id="q8dnv"></tr>

          <tr id="q8dnv"><input id="q8dnv"></input></tr>
        1. <span id="q8dnv"></span><ol id="q8dnv"><output id="q8dnv"></output></ol>
          <legend id="q8dnv"></legend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帳號
          密碼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首頁 > 風雲時代出版社 > 非常人傳奇之心變【精品集】
          非常人傳奇之心變【精品集】

          「心變」不是變心,心變就是心變,
          與感情無關,然而,怎麼變?

          國際商場上,都知道大富豪辛開林這個人。
          這位東方富豪最著名的一點,是他答應過的事,一定遵守諾言,絕不改變主意。
          高層商界人士最津津樂道的一宗有關辛開林這個人的事,是多年前,辛開林和美國杜邦機構的一宗大交易,牽涉到的金錢數字,超過五十億美元。
          在進行了一連串的會議之後,杜邦機構的秘書人員,準備好了厚厚的合約,給他簽署。
          辛開林連看也不看,就打開窗子,將合約拋了出去,在其他人驚呆得張大口、說不出話之際,辛開林道:「在會議中,我承諾過的一切,保證執行,還要簽什麼合同?」
          西方人可能從來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交易方式,足足擔心了兩年之後,他們才知道擔心是多餘的,辛開林給予對方的利益,比他當時所承諾的更多。
          所以,如果辛開林先生進瑞士聯合銀行,要求見總經理,說出自己的名字,銀行方面,會毫不猶豫地立即提供他所需要的現金,數字絕無限制。
          所以,國際著名的大商業機構,一聽到辛開林的名字,都會樂意和他合作做任何生意,生意額之大,有時連阿拉伯酋長聽了,都會皺眉頭。
          所以,辛開林一直保留著那箱東西,並且遵守著諾言,絕不打開來看一看,那箱東西究竟是什麼東西。

          *本世紀著名的大混亂
          那箱東西的外型,和辛開林的豪華巨宅相比較,簡直是不相稱到了極點。
          它的體積不小,是一○二公分乘五十七公分乘三十四公分──辛開林曾仔細地量度過它的體積。
          事實上,多少年來,大富豪辛開林的唯一嗜好,就是看看那箱東西,猜測箱子之中,究竟是什麼。
          他將自己每次猜的答案記下來,作為一種娛樂。這可能是世界上,最奇怪的一種娛樂方式了,而辛開林總是一個人進行,不讓別人知道。
          事實上,除了他知道有這麼一箱怪東西之外,世上唯一知道有這樣一箱東西的,怕只有把這箱東西交給辛開林保管的那個人了。
          將這箱東西委託給辛開林的那個人是什麼樣人,下面自然會提到,先看看這箱東西的外型。整箱東西的重量,和它的體積不十分相稱。
          這樣體積的一隻箱子,勉強可以藏得下一個身材矮小的人了,可是它的重量,只有四三五○克,即四公斤多一點。
          關於這個重量,辛開林也曾分析過,那決不是箱子內東西的重量。
          箱子是一只木箱子,極普通的,一般用來裝運水果的那種,粗糙的木板,一塊木板和另一塊木板之間,有著十分寬闊的隙縫。
          這樣的木箱,作用並不是用來裝物品,而是保護真正裝置物品的另一只箱子的。
          辛開林可以在木板的隙縫之中,看到在木板箱裡面的,是一層,或者許多層麻袋。
          木箱子的立方體的六面木板之間,都有隙縫,都可以看到麻袋。
          麻袋是上等印度黃麻製成的。
          至於在麻袋的下面是什麼,辛開林就不知道了。
          這許多年來,他至多只是用手指穿過木板間的隙縫,去按按麻袋。
          憑感覺,他可以感到,麻袋大約有三層到四層,而在麻袋之下,感覺上,是另一只相當堅硬的箱子。
          他甚至連那只箱子是什麼質地都不知道,自然,箱子裡面是什麼,他只好猜測。
          多年來,他把自己猜測到的物品名目,一項一項記下來,已經超過了一千項。
          這一千項東西之中,包括了許多平常人接觸不到的東西。
          例如有一次,他猜箱子裡的東西,是上佳的印度鼻煙絲。有一次,他甚至猜,箱子裡是滿滿一箱女人的頭髮。
          或許,他早已猜中了箱子裡的東西是什麼,但是他卻也無法證實。
          對別人來說,要知道箱子裡的東西是什麼,再簡單也沒有,只要打開來看看就可以了,但是,辛開林卻十分重視自己的諾言,他答應過人家不打開來看,他一定要遵守諾言。
          開始幾年,他還有強烈的好奇心,到後來,猜測箱子裡究竟有什麼,已成了他的娛樂,如果忽然讓他知道箱子裡究竟是什麼,他會失掉了一項極大的樂趣。
          近幾年來,他已經發現錢越多,樂趣好像越來越少,他不能失去這項樂趣。
          所以,這只箱子一直放在他豪華住宅的一間秘密的房間之中。
          這所豪華絕倫的巨宅中,有三十二名專司各種職務的僕人,但是這間秘密房間,辛開林自己打掃的,除了他和建築師之外,只怕也沒有什麼人知道有這樣一間密室。
          密室在他宏大的書房之內,要通過一組按鈕,移開一個書櫃,才能進去。
          當辛開林在密室中,面對著這只箱子之際,所有僕人都會接到通知,不論有什麼事,都不能打擾他。
          有一次,法國商務部長就在客廳裡,等了他一小時。

          這一天,和往常的無數次一樣,辛開林在處理了幾宗重要的業務之後回家,進了書房,揮手令僕人出去,打開了通向密室的門,進了密室。
          密室中,除了正中間放著那只箱子之外,就是一張十分舒服的絲絨安樂椅,和一只小酒架。辛開林關好了門,開亮了燈。
          燈是特別設計的,照射在那隻箱子上,箱子放在一個可以轉動的轉盤上,由電控制轉盤的轉動。
          那樣,辛開林就可以坐著不動,而從各個角度去觀察這只箱子。
          他坐下來,斟了半杯陳年佳酒,又開始聚精會神觀察這只箱子。
          事實上,這只箱子的外形,他已經再熟悉都沒有了,甚至每一塊木板都很熟悉,木板上有什麼裂縫,什麼木紋,他閉著眼睛也可以說得出來。
          但是,他還是用心觀察著,心中在想著一個已經超過一萬遍的問題:「箱子裡面,究竟是什麼呢?是一箱子金絲猴的毛?不,已經猜過了。是一箱寶石,唉,也已經猜過了?!?br /> 時間就在這樣的猜想中,慢慢溜過去。
          今天和往日不同的是,他多想了一點。
          他想到的是:「那只箱子的主人,為什麼一直不曾出現?已經多少年了?超過了二十年。二十年,可以發生多少變化!那個人可能早就死了!他要是永遠不出現,那怎麼辦?」
          辛開林又喝了一口酒。
          多少重大的事務,都不曾令他這樣考慮過。
          他繼續想:「這個人要是死了,那麼,是不是箱子中是什麼東西這個秘密,永遠也不能知道了?」
          他一面想,一面搖著頭,然後,很快就有了決定:「不,在我臨死的時候,一定要把那只箱子打開來看看,多少年的謎,一旦有了答案,至少可以減少死亡的痛苦。??!不對,死亡是隨時可以來臨的,如果死在一樁意外事件中,那就沒有機會,在臨死之前打開箱子了。算了吧,人都死了,箱子中是什麼,何必在乎?」
          他自嘲似地笑著,站起身來,走到箱子旁邊,伸手在木箱上拍了兩下,把那只木箱,當作是有生命的老朋友一樣,然後,結束了他的「娛樂時間」,走出了密室。晚上還有一個重要的聚會在等著他。
          而聚會之後,他還有一個秘密的約會,他的情婦,在他眼中──注意,以辛開林這樣地位的人,絕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──全世界最美麗可愛的一個小女人,正在等著他。
          辛開林回到書房,來到他那張巨大的桃花心木書桌之前,還沒有坐下來,就看到桌面上,放著一樣他進來時沒有的東西。
          那東西看來像是一隻手鐲,已經很舊了,銀質發黑,但是雕刻精緻的花紋還很清楚,在約有三公分寬的鐲身上,雕刻著太陽、獅子的圖案。
          辛開林陡然叫了起來,他很少那樣失去鎮定,可是這時候,他卻叫了又叫,視線一直盯在那隻手鐲上。
          直到他想起,他的書房有著最佳的隔音設備,在這裡發出的聲音,就算超過一百分貝,外面也聽不到,他才按下了對講機的掣鈕,叫道:「進來!」
          不到五秒鐘,總管就衝了進來,在聽到了辛開林的大聲喊叫之後,總管已經嚇呆了,他衝進來的速度之快,如果去參加世運會一百公尺短跑的話,至少也可以得到一面銀牌。
          總管進來之後,更嚇得張大了口,說不出話來。他從來也沒有見過辛開林先生,像如今這樣的神情過。
          辛開林盯著桌子上的一只手鐲,眼珠像是要脫出眼眶一樣??墒悄樕系纳袂?,卻又決不是恐懼,而是興奮。異樣的興奮!
          總管勉力定下神來,不由自主喘著氣,道:「什麼事,辛先生,什麼事?」
          辛開林的視線,仍然沒有離開那只鐲子,他急吸了一口氣,才能開口說話:「這……鐲子是……」
          總管面色發白,他不知道那只鐲子有什麼古怪,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。
          在他猶豫期間,辛開林已經吼叫了起來:「這是那裡來的?」
          總管挺直了身子,盡量使他的話聽來連貫,但事實上,他還是由於心悸,而把話說得斷斷續續:「是一個人……送來的!」
          「人呢?」辛開林繼續吼叫。
          總管吞下了一口口水,額上已經在冒汗,可是他卻不敢伸手去抹,為了要維持畢挺站立的姿勢:「人……我沒有見到,門房將東西……轉過來,對了,門房說,那人還留下了幾句話……」
          辛開林盯著總管,總管急得幾乎哭了出來:「先生,請允許我叫門房來問?」
          辛開林揮著手:「快!快!」
          總管急忙轉過身,向外走去,他轉身轉得實在太急促了,以致他的身子多轉了一個圈,才能夠面向書房的門,向外奔出去。
          辛開林並沒有注意到總管的狼狽,直到這時,他才緩過一口氣,伸手將那只鐲子取了起來。銀鐲子很厚,拿在手裡也相當沉重。
          當然就是那只鐲子,當時那個人戴在手腕上的,一定是這一只,一定是那個人來了!
          在等了那麼多年之後,這個把那只箱子交給他的人,終於來了,辛開林心中的興奮,真是難以形容。
          這時,他的思緒十分紊亂,但是,他也立即想到了一點:「現在我有足夠的財富購買任何東西,這個人來了,只要他開價,我就接受,那怕箱子裡全是廢物,我也要將它買下來。買下來之後,箱子就是我的了,我就可以立刻將它打開來,看看箱子裡,究竟有什麼東西在!」
          他急速地喘著氣,總管其實才跑開去,可是,辛開林像是等了一世紀那麼久。
          他轉弄著那只銀鐲子,繼續想:「這個人,為什麼隔了那麼久才來?當時,他提著那只箱子奔過來的時候,情形是那麼紊亂,他居然沒有在混亂中死去,真是奇蹟……」
          辛開林閉上了眼睛一會,回想著那一場混亂。

          1 

          風雲時代出版公司  版權所有 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
          上班時間:09:00~17:30  TEL:02-2756-0949 FAX:02-2765-3799 地址:台北市民生東路五段178號7樓之3
          © 2008 Storm&Stress Publishing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一肖中特马要准-一肖中特免费公开网站-一肖中特免费公资料